您的当前位置:首页 > 文化

长征路上“入粤第一仗” 军民鱼水情传颂80年

2020/2/5 14:22:40 我要评论
原标题:韶关祖孙三代都守护着17位无名烈士的墓 南雄新田打响长征路上“入粤第一仗” 红军与南粤村民鱼水之情传颂80年

赖世华说,他们把红军当亲人一样,每年都不忘祭拜。

 

正是通过这个电话,林彪套取了敌人的重要情报。

纪念红军长征胜利80周年

红军长征与广东的联系,学界对此多年莫衷一是。一段未曾见于旧版教科书的史料在2002年首次得到考证:1934年10月,红军入粤第一仗在南雄新田打响。今天,新田村正为此筹建“红军入粤第一仗纪念公园”,为后人展示鲜为人知的长征新史。对长征史的感念,还更多地留在当地居民的心中。记者日前随广东“重走长征路”采访团走进韶关,听红军与南粤村民代代相传80年的故事。

文、图/广州日报记者何道岚

长征新史:2002年考证出“入粤第一仗”

1934年10月,由于第五次“反围剿”失败,中央红军被迫开始长征。南雄市民间文艺家协会主席沈荣金向记者介绍,蒋介石得知红军开始突围,急令陈济棠派兵堵截,在红军必经的南雄乌迳、新田、锦陂等地设兵布防。为争取时间快速通过,红一军团要求直属队侦察连把乌迳、新田之敌消灭。

当年10月27日拂晓,侦察连按时到达前沿阵地。此时敌人约200人正在新田墟附近的山坡上挖战壕。侦察连抓住战机发起攻击,敌人被打了个措手不及,顿时乱作一团,最后仓皇逃命。这次战斗共歼敌20多人,缴获枪支弹药一批,“是红一方面军进入广东的第一仗,也是在广东省境内的第一场胜仗”。

这一段旧版教科书上没有的历史,是“2002年才考证出来的”,并于2008年着手规划还原。南雄市党史办原副主任李君祥告诉记者,今年恰逢纪念红军长征胜利80周年,南雄市乌迳镇新田村作为红军入粤第一仗革命遗址,经各级主管部门批准,决定在原战斗遗址修建“红军入粤第一仗纪念公园”。

记者从南雄市委宣传部获悉,纪念公园位于南雄市乌迳镇新田村赤塘,规划总用地面积约20亩。主要建设内容包括纪念广场、纪念雕像、纪念碑、红军历史展览室、休息室、景观园林、简约围墙及主道、步道等配套设施。项目总投资约380万元,资金来源主要为各级政府财政拨款。未来的综合性主题公园,“既突出红军长征主题,打造一个红色景点,以缅怀革命先烈,又为游客和附近村民提供一个景致宜人的休闲场所”。

红军为何“借道”广东?

红军击溃第一批守敌后,陆续进入新田村休整。为了不惊扰村民,红军就住在祠堂里。

“红军要继续向前走,新田就是必经之路。当年他们犹如‘擦过广东’。”南雄市民间文艺家协会主席沈荣金说,新田这条乌迳古道,从南雄贯通江西,“从‘官路马嘶’的说法就可以看出,这条古道当年多么发达。如果不是翻山越岭,红军来此借道是最方便的。”

史料介绍,红军当年能够“轻松”突破入粤前后的三道封锁线,是因为与当时粤系军阀陈济棠秘密达成了“借道”协议。其时,陈济棠与蒋介石有不小的矛盾。第五次“围剿”一开始,蒋介石就在兵力部署上重北轻南,想把红军逼入广东境内,行“一石击二鸟”之计。看穿内情的陈济棠与红军取得联系,并秘密谈判。此后,陈一面装模作样地下令构筑工事,一面又对红军采取消极围追,以“送客”早走。

考证者:撰写仁化长征史料 主笔烈士碑文

G106国道韶关仁化段,依山而立的红军烈士纪念碑是当地地标,这里曾发生过著名的铜鼓岭阻击战。当时,国民党军队在城口筑有碉堡、碉楼20多座,密布成网、监控四方。红军以过百人的生命代价,突破了敌人设置在城口的入粤第二道封锁线。

“为什么要把纪念碑建在战场的背面?是因为这里临近106国道,方便后人路过瞻仰革命先烈。”76岁的韶关文史委顾问、原仁化县委宣传部讲师团团长龙兆康告诉记者。为了缅怀牺牲的红军将士,仁化县政府于2007年重修纪念碑,告慰烈士英灵。

“红军长征过粤北,在仁化境内经历的时间最长,共停留了10天。”作为红军烈士纪念碑碑文的主笔人,龙兆康在2008年又投入了电视历史专题片的制作,为此独自考证撰写了仁化县的长征史料。让他颇感遗憾的是,当年在专题片里讲述亲历战况的3位老村民均已先后去世。

这位大半辈子关注长征在粤史迹的老人家指着脚下的土地,深情地说,G106国道仁化段沿途埋有红军遗骨,年少时他们在山间玩耍,屡屡发现遗骸。

见证者:爷爷帮忙碾米 红军送他一袋谷子

在长征中,红军纪律严明,不拿群众一针一线。龙兆康介绍,红军在1934年占领城口后,对群众秋毫无犯,宁愿露宿街头,也不占用民居。当时正值初冬季节,寒气袭人,战士们衣衫单薄,长途行军转战中生活艰苦、身体疲倦,但精神抖擞、纪律严明。

“战士们吃了群众的粮、菜,烧了群众的柴草,用了群众的物品,都以高于当时的价钱付了银圆或苏维埃纸币。有时主人不在,就把钱款放在主人的菜地上、稻草堆旁或屋里。”五山镇麻坑村村委书记张求华说,有感于红军的亲民作风,很多村民把自家舍不得吃的玉米、稻谷等拿出来给红军,也乐意帮红军做点小事——并留下了一个关于一袋谷子的故事。

当年的麻坑村很穷,在村里休整补给的两天里,红军向村民买来了10袋谷子,可手边没有碾米的机器,只好拜托一位名叫邱保生的村民帮忙。邱保生忙了一整天碾完了9袋。剩下的一袋谷子,红军在临走前送到邱保生的家里,作为碾米的答谢。

“爷爷没有跟家里人多讲,父亲又去世得早,我也是后来听一些老村民谈起,才知道当年的故事。”邱保生的孙子邱良清这才想起了家里的那台碾米机。

传承者:

年年祭拜17无名红军烈士

五山镇坐落在乐昌南岭山脉,境内高山连亘,村落众多,五山红军长征临时指挥所就位于山溪之畔的麻坑村,与周边民居融成一幅祥和景象。80多年前,44名红军战士在此献出了年轻的生命。

1934年11月6日,红一军团到达麻坑村时,占领了村里的敌军乡公所,将其当作临时指挥所。指挥所内保留了很多以前红军使用的物品,其中一个电话格外引人注目。乐昌市博物馆副馆长白和琴介绍,这个电话当年帮了红军一个大忙。当年红一军团占领敌军乡公所后,敌军逃跑时未来得及撤走的电话突然响起,红一军团长林彪假装是接防的国民党中央军,通过与对方交谈套取了敌人的重要情报。随后,聂荣臻建议林彪迅速派红二师四团,昼夜兼程直奔九峰山占领制高点,与红三军团会合,掩护中央军委等后续部队安全通过敌人的第三道封锁线。

麻坑村村委书记张求华介绍,当年军民同心,村民“家里不舍得吃,也要给红军”,其后更有两个村民无惧秋后算账,给红军带路,一路突出重围到18公里外的沙田镇,“10多个跑不动的(战士),在路上惨遭追杀”。

乐昌五山这块土地上当年牺牲了多位红军战士,这些无名战士的遗骨被当地村民埋葬立碑。五山镇石下村村民赖世华告诉记者,担心国民党迫害,他的奶奶那时候晚上偷偷和村民一起去埋葬红军战士。

“没有他们就没有我们。”在村委会任职的赖世华对记者说。对红军的感念代代传承,现在每逢清明,他到山上祭拜亲人时,也会到红军墓前烧纸,“我们把他们当亲人一样,每年都不忘祭拜。”

之前两代人,去往红军墓,走的都是黄泥路加陡峭的山路。10多年前,随着农村经济的发展,去乐昌县城的6小时山路变为一个半小时的坦途。赖世华每年从五山镇走去红军墓的山径,今天已变成水泥路,30分钟可达石下镇平和村的江边——2002年,政府在此整修红军墓,17个无名烈士安葬于此。


相关阅读:
上海游乐园有哪些_上海有哪些游乐场所 http://www.uzai.com/gotour/lygl/8519.html